相关文章

深圳多部门海边建别墅 领导打招呼可免费入住

  近日,深圳市国税局在海边拥有16栋别墅一事被曝光,而《华夏时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不只是国税局,深圳市检察院、市法院、市总工会、市国土局、龙岗区机关事务管理局等多个政府部门,以培训基地的名义,在深圳海边均建有别墅度假村。

  “以前单位经常发度假村消费房券,改制后发券少了,不过员工仍可享受内部低价,如果是领导打招呼,甚至可以免费入住。”深圳市总工会一位内部员工告诉记者。

  尽管近几年各政府部门开始改制,部分度假村归深圳市国资委下属企业接管,但其中一些度假村仍由政府部门间接持有,政企边界依然划分不清。

  “由政府部门或国企建设度假村式的培训基地,作为内部员工的一种福利,在全国各大城市屡见不鲜,应该逐步废止。”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表示。

  多部门海边建别墅

  距离深圳市国税局办公区60公里外,便是国税局所建的“金水湾度假村”。该度假村位于深圳大鹏半岛,占地面积5.6万平方米,建筑面积2.5万平方米,建有综合楼和16栋别墅,用栅栏围成的度假村外,便是海滩。

  面对外界质疑,深圳市国税局公开回应称,金水湾教育培训基地经深圳市有关部门批准,于1999年5月开工建设,2001年9月竣工,主要用于承担干部的教育培训,并有少量对外经营业务。目前为自收自支的经营单位。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官网上显示,金水湾度假村目前由深圳市深国瑞印刷服务中心占股80%,九润娱乐城发展有限公司占股20%,而前者仍隶属于深圳国税局机关服务部。

  “实际上,深圳多个部门在海边都有这种培训基地,是以前市里批准分给各部门的。”金水湾度假村一位内部员工说。

  记者在实地走访过程中发现,大鹏半岛的多个海滩,已被一些政府部门和国企圈占。

  在溪涌片区,最惹眼的是由深圳市总工会1982年建设的“工人休养度假村”,占地200余亩,为市总工会干部培训中心,也是广东省总工会确定的13家疗养、休养单位之一,其对外宣传资料称,“度假村内绿树掩映,鸟语花香,14栋别墅鳞次栉比。”

  如今,工人休养度假村已改名为悦榕湾工人度假村,但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其依然归属于深圳市总工会。距离工人度假村不远,还有深圳市法院的“法官培训中心”,于1994年经深圳市编委批准成立,在2010年改制后,由市属国企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接管。

  而在金沙湾片区,云集了更多政府别墅楼。如深圳市检察官训练基地“鹏海山庄”,据其官网介绍,“鹏海山庄”有木屋别墅等70多间房,占地15万平方米;“山海湾俱乐部”则为深圳市地税局所建,拥有3栋别墅,另有100间套房;由深圳国土局建设的“云海山庄”,也有1栋综合楼和5栋别墅,在改制后,同样归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所有。

  “大澳湾山庄”则是龙岗区干部疗养中心,直属于龙岗区机关事务管理局,介绍资料中称,“山庄于2008年5月按五星级标准全面扩建和重新装修完成,十余栋颇具现代风情的别墅楼掩映在绿树林中,景致十分迷人。”

  此外,记者查询发现,市属国企和央企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同样在海边圈建度假村,如深圳市水务集团的滨海度假中心,深圳特发集团的小梅沙度假村,中广核的核电专家村。

  据深圳市规划国土委介绍,该部门于2013年7月启动了《深圳市沙滩浴场专项规划》编制工作。据调研清查,深圳城市沿岸共56处自然连绵的沙滩,有约八成海滩被无证经营者圈占,包括政府、社区、企业等不同主体。

  变相福利

  悦榕湾工人度假村内部员工告诉记者,以前全国劳模可以组织过来免费度假,去年改制后就不再免费,不过仍属于市总工会下属单位,只是需要自负盈亏,而总工会员工享有内部福利,可以享受优惠价,比如双人标间周末市场价为558元,内部员工价为290元,手头有消费券可以直接用。

  去年6月,网上出现转让悦榕湾工人度假村房券的现象,豪华别墅套房的票面价高达6888元/晚。

  “以前国土局内部也会发度假村的消费券。”深圳市规土委一位人士告诉记者,在改制前,消费券作为单位员工的福利,由各个单位出资。

  深圳市一位不愿具名的政府人士直言,如果改制后,领导和员工还可以变相享受类似福利,就是不成功的改制,相当于用公款消费。

  目前,这些度假村的改制,往往是以低价格转让给市国资委下属企业。例如,“云海山庄”由深圳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出资600万元接盘。“深圳法官培训中心”1994年开办的资金就达1595万元,但深圳投资控股公司仅花费300万元全盘接管,且仍指定为法院干警提供培训服务。

  “由国资委下属企业接管,相当于左手倒右手,公共资源还是掌握在政府手里。”一位政府人士告诉记者。

  宋丁则表示,这些度假村划归到国资委后,如果经营不善,应该转让给民间资本。“以前曾有过统计,深圳各部门政府的度假村有上万间房,深圳东部旅游区开发举步维艰,部分阻力也来自于一些政府部门。”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