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深圳一学校主任堵校门口剪学生校服

深圳又发生剪校服事件校方已向全校学生道歉学生可凭剪烂校服换新衣

本报深圳讯(记者周伟良摄影报道)本报4月25日A12版曾经报道过《看你校服太短班主任一刀剪烂》的新闻,引起社会关注,不料事隔半个多月,深圳再次发生一起剪学生校服的事件。深圳市罗湖区外国语学校初中部安全办副主任陈某前日在校门口剪烂10多名学生校服。

昨日上午,涉事学校党委副书记黄劲松向全体学生公开道歉,称前晚已开会批评陈某,并要求其做检讨。对于被剪烂学生的校服,校方表示愿意负担赔偿,学生可凭剪烂的校服到该校学生处换领新校服。

学生爆料:

中层领导校门口剪校服

罗湖外国语学校初中部学生小花前晚向记者爆料称,该校一名中层领导前日在校门口查校服着装问题,有20多名学生的校服不合规格被剪烂。小花告诉记者,学校从上周开始严查校服着装,学生穿短小的校服会被该名领导在校服上写下“短装”字样,并要交到学生处。

不过,从15日开始,该名领导采取了更加激烈方式——剪烂校服。小花说,自己属于无辜被剪,因为自己没有改短改小校服,校服买的时候就是那么大。小花说,学校抓的是穿“短装”的同学,自己有三四个同学都被剪烂了校服,一般都剪在袖子上。

记者在采访的过程中了解到,此次剪校服的涉及该校初二、初三10多名学生,并且多为女生。

争议焦点:

剪校服算侵犯个人财产?

在此次被剪烂校服的风波中,许多学生指责学校侵犯个人财产。被剪烂的校服的学生小朵告诉记者,自己有改短过校服,但就算改短校服不对,学校可以警告,可以扣操行分,可以找家长。“但是剪校服就太过分了。”她说,校服是她自己花钱买的,属于个人财产,学校没有权力剪烂。此外,学校要求没收他们校服和剪烂他们校服的行为,属于侵犯个人财产。

初三的小臣说,自己虽然没被剪烂校服,但他觉得学校管理太粗暴。小臣说,一件校服35元,学生对其有所有权,学校没经过学生同意就剪烂,学校需要赔偿。

记者调查:

学生确有改校服风潮

教师剪烂学生校服并非孤例,此前本报曾报道过深圳市红岭中学一班主任剪烂学生校服事件,事隔半个月,剪校服事件又再次发生,为何学校不约而同采取剪烂学生校服?而且两个学校的校方解释如出一辙,那么,学生真有改短改小校服吗?

记者了解到,深圳市的校服是全市统一款式的,不少学生反映穿上没个性。罗湖外国语学校的小怡告诉记者,改校服的风潮在学生中很流行,尤其是一些长得高瘦的女生,喜欢将肥大的校服改得修身一点。

学生声音:

改校服不能

作为品德好坏标准

罗湖外国语学校初三的小兰说,校服不是量身定做的,也不是学校发的,自己有权利让它更适合自己。小兰说,中学生守则只明文规定需穿校服,并无其他要求。老师凭什么把是否改校服作为评价一个学生品德好坏的标准?

(注:文中学生名字均为化名)

大家有话说

涉事教师:剪校服不妥当管理上很过分

记者了解到,涉事教师陈某是罗湖外国语学校初中部安全办副主任,为该校的一名中层干部,教龄有14年。陈某昨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承认,学生反映“剪校服”和“画花校服”的事情属实,大概有10多个学生被剪烂校服,学生的投诉也是合理的。

陈某说,剪学生校服和画花学生校服,是校风管理的需要。“有些学生穿的校服长度只到裤头的位置,举手投足之间,会露出肚皮。”对于有学生反映自己买的校服并没有改短改小也遭剪烂的情况,陈某解释说,有些学生身高1.65米,却买1.45米的校服,虽然没有改短改小,却是明显不符合自己身型的。

陈某承认,自己剪烂学生的校服是不妥当的,从管理上,做得很过分。陈某说,尽管自己的行为是个人举动,但由于职务关系,也代表着学校,因此学校知道了情况以后,专门召开了行政会议,对他的行为进行了批评,他自己也做了检讨。

对于被剪烂的学生的校服,陈某说,校服被剪烂的学生可以拿烂校服到学生处更换新校服。

但对于被写了“短装”的校服,陈某称写字的校服可以洗掉的,不构成实际损害,只有剪烂的校服才构成了实际的损害。

校方回应:将组织学生座谈听取意见

罗湖外国语学校初中部党委副书记黄劲松告诉记者,昨日早上,趁学生做广播体操的机会,他代表学校向全体学生道歉,表示陈某做法欠妥,学生可凭被剪烂的校服到学生处更换新校服。

黄劲松一再强调,不要只看到陈某剪烂学生校服这个结果,而要了解背后的原因。黄劲松说,按照教育部的规定,学生穿着要整齐美观大方,但学生改短、改小校服后,违背了这一原则,学校有责任去管理。黄劲松说,事实上学校两个星期前在学校通知了学生不要穿短校服,同时给家长发了短信。但依然有极个别学生不听学校的管理要求,有意识改小校服,屡教不改。

他表示,今后遇到类似事件,将对学生劝告教育为主。此次剪校服事件之后,学校会组织学生座谈,也会分别找个别学生谈话,听听他们对学校管理的意见。